原標題:撕掉網絡世界霸權的偽善面紗
  5月26日,中國互聯網新聞研究中心發表了《美國全球監聽行動記錄》,以大量詳實的資料、確鑿的證據、可靠的信息來源,將美國在網絡安全領域的醜惡面貌和行徑攤在了陽光下,讓世人透過美國道貌岸然的偽善外表看清了它極其陰暗的一面。
  事實表明,美國對全球的監聽涉及領域之廣、國家之多、人員之泛、項目之多、投入之大、時間之長,可以說在還不太長的網絡發展史上未聞所聞,獨一無二。美國對全球監聽的觸角伸至政治、經濟、軍事、科技、教育等眾多領域;被監聽的國家既有對手,也有敵人,就連與美國共享“共同價值觀”、志同道合的盟國德、法、日也未能逃脫其魔掌;被監聽的人員既有國家元首和政府首腦,也有諸如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這樣的國際組織領導人,甚至連本不該被納入其視野的平民百姓也未放過。別忘了,所有這些鐵證,都是由美國人斯諾登所提供,而這還僅僅是臭名昭著的 “棱鏡”秘密計劃的冰山一角。
  震驚和憤怒之餘,人們從中又看到了什麼?偽善。貼了美國標簽的偽善。
  一直以來,美國一直標榜自己是所謂的“自由”國度,拜“自由”為圭臬。自從網絡問世,美國又扯起了“網絡自由”的大旗,搶占了所謂道德制高點,對那些實行網絡管理的國家揮舞著“網絡自由”的大棒,除了橫挑鼻子豎挑眼,剩下的就是蠻橫無理的指責。正是在這種“網絡自由”的外衣下,美國自己卻偷偷摸摸對包括中國在內的外國領導人和平民百姓實施了時間持續、範圍廣泛的的監聽。美國“可以監控某個目標網民的幾乎所有互聯網活動”,美國國家安全局通過接入全球移動網絡,每天收集全球高達近50億份手機通話的位置紀錄。“棱鏡”監聽醜聞的曝光,讓“網絡自由”的謊言在事實巨人面前瞬間變成了矮子,不攻自破,更讓美國從所謂的道德制高點跌入萬丈深淵。但即便如此,仍有很多人對美國對其盟國領導人也實施監聽的做法感到十分不解。其實,兩個字就可以解疑釋惑,那就是“利益”。要清醒看到,所有的光鮮招牌和誘人口號,都是為美國的國家利益服務的。即便是對盟國和“鐵哥們”,美國也不是完全放心而留有一手。道理很簡單,美國要防止地球上包括西方國家在內的任何國家對其世界霸主地位發起挑戰。
  不容置疑,中國是美國在東亞的首要監聽對象,這已為大量事實所證明。北京、上海、成都、香港及臺北等城市,均被列在美國國家安全局重點監控的名單里。在美國進行的大規模網絡進攻中,中國的外交部、商務部、銀行金融系統和電信公司等就很難逃脫美國的關照了,軍事領域和重點敏感企業就更甭說。口頭上,美國一直表白歡迎中國企業到美國投資做生意,但多年來,一直以所謂“安全威脅”為藉口,竭力阻撓中國企業特別是擁有自主知識產權的大型企業到美國投資拓展市場。以全球第二大通信設備供應商中國的華為公司為例。從2009年初開始,美國國家安全局就花大力氣監控華為公司。為配合“中國威脅論”,美國眾議院也於2012年拋出了一項調查,以華為和中興兩家公司與中國政府有關係為由,誣陷華為和中興公司試圖進入美國市場可能會對美國國家安全造成威脅。人們不禁要問,華為公司在美國開拓市場併為美國帶來充裕就業機會的單純經濟活動,為什麼會被美國完全抹黑、處處受到莫名其妙的無端掣肘?媒體的報道一針見血,因為華為公司被視為美國思科公司最大的競爭對手之一。其實,美國的真實目的就是一個,用所謂國家安全等政治因素樹立貿易保護壁壘,將具有競爭力的中國企業拒之門外。
  由此可見,美國一直所聲稱的,它對網絡的竊密是為了國家安全,而其他國家尤其是中國所為是為了商業利益,謬論之荒唐、邏輯之混亂,大概也莫過於此。而它又出自美國高級官員口中,更是讓人大跌眼鏡。
  “棱鏡”計劃被揭秘後,互聯網管理權究竟應由誰控制的大辯論重啟,國際社會再次響起了將管理權交給聯合國管理,而不是由美國一家掌控的強烈呼聲。有歐盟高級官員明確指出,“現在是結束美國對網絡壟斷的時候了”。其實,一些西方國家和廣大發展中國家一直在呼籲,要求美國將互聯網管理權移交給具有廣泛代表性的諸如聯合國之類的國際組織,但此倡議被美國斷然拒絕。在第66屆聯大上,中俄牽頭提交的《信息安全國際行為準則》,同樣也遭到美國的抵制。
  因“棱鏡”醜聞而顏面大失的美國,迫於國際社會的壓力,曾於今年3月14日拋出了將放棄對國際互聯網名稱和編號分配公司(ICANN)的管理權一說,但也留了一個尾巴,說它不會把這一權力移交給聯合國,而是移交給“全球利益攸關體”。至於何謂“全球利益攸關體”,美國沒有明說,諱莫如深。問題是,美國說了移交管理權的話後,迄今幾乎沒有任何進展。
  分析人士認為,美國所謂“放棄互聯網管理權”一說,只是虛晃一槍,口惠而實不至,唯一目的是要減緩“棱鏡門”醜聞帶來的重大壓力,美國壓根就不可能徹底放棄互聯網的管理權。事實證明,要想讓美國自動放棄在網絡世界的壟斷和霸主地位是痴人說夢,是幻想。地球村的成員要想在網絡世界實現真正的平等,就必須行動起來共同推動制定新的網絡游戲規則,只有這樣才能真正打破壟斷,還網絡世界一片清凈和安全。
  偽善與無善相比,前者比後者更可怕。因為偽善更具欺騙性和兩面性,善良的人們一時很難識別。斯諾登就曾表示,曝光“棱鏡”計劃,目的就是要揭露美國政府的“偽善”。(完)
(編輯:SN022)
創作者介紹

斜背包

od51odkex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